您当前的位置 :苏圩信息网 > 财经 > 政府必须在鼓励创新方面发挥作用

政府必须在鼓励创新方面发挥作用



James Mirrlees

他于1936年出生于苏格兰,获得博士学位。 1969年至1995年,他在牛津大学任教于Edgeworth学校的经济学教授和Nuffiel d Academy的研究员。他曾担任世界计量经济学会会长,皇家经济学院院长,英国科学院院士,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。他目前是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。信息不对称条件下的经济激励理论获得了199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。

在科学期刊上有更多的中文名称,这是创新的开始。

文汇报:目前,创新正在成为一个被广泛认可的全球战略。您如何看待创新在中国经济转型中可以发挥的作用?

答:经济学家倾向于认为,当一个国家仍处于发展中国家的阶段时,例如中国,技术创新并不是很重要。但他们错了。让我们看看日本历史上发生的事情。在20世纪50年代,日本仍处于快速发展的早期阶段。他们为欧洲和美国发明的产品的生产权付了很多钱,然后他们迅速启动了他们的发明并创造了许多重要的技术。这对索尼,本田和东芝等公司的发展非常重要。我们将在中国看到同样的情况。

最近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,科学期刊发表了许多新的研究报告,许多中文名称出现在签名的作者身上。其中一些报道是在中国完成的,有些报道是由中国人在美国完成的。这是创新的开始。当然,我知道你所谈论的创新可能不仅意味着发明新东西,它还与设计有很大关系。您无法直接从美国导入新产品,只需复制它们即可。你必须花很多钱,就像日本人在批量生产之前获得许可一样。此外,人们会以不同的方式使用某些东西,例如手机。您正在大量生产廉价的移动电话,而且功能较少,但这类移动电话在相对低收入国家的销售额会非常大。

创新并不总是一件神奇的事情,比如创造一台平板电视。技术创新当然非常重要,中国企业需要更加努力地进行创新。创新不仅意味着发明新事物,新产品;设计也很有价值。对于公司而言,重要的是要比竞争对手做得更好。除了发明之外,设计还可以实现这一目标。文汇报:那么,什么机制可以激励人们进行创新?

答:直接刺激创新可能并不容易。我们应该相信,商人自己会意识到他们可以在哪里使用设计来提高他们的竞争力。我认为建立一个“备份服务”以测试新发明是否真的可用是很重要的。例如,必须测试发明新药,至少要确保孩子不会因服用药物而受到伤害。诸如此类测试之类的服务要求政府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,这可能比政府直接参与创新更为重要。当然,还有许多其他事情可以做,例如让商学院提供相关课程等,这也是政府鼓励的。

文汇报:除了创新的社会环境,在您看来,谁应该成为创新的真正主体?

答:创新的主体可能是企业本身,因为那些真正想要销售这些创新产品的公司就是那些。当然,在许多国家,许多实验和发明都是在大学或政府研究机构中进行的,而不是直接来自公司;这些研究机构很重要,它们通常由欧洲和美国的公司赞助。

对冲基金没有做任何有利于经济的事情。

文汇报:经过两年的金融危机,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离婚的局面有所改变吗?目前,在中国,许多财富所有者似乎不再热衷于工业投资和工业投资。与此同时,PE和VC非常时尚。你有什么建议吗?

答:应该指出的是,风险投资也投资于实体经济。我同意单独发展金融业不是一个好主意。当然,PE和VC也很重要;但就像对冲基金一样,这与经济无关,所以我很遗憾听到有人建议开发新的金融衍生品。

许多事情并不总是通过市场机制来解决

文伟宝:我们知道你和亚当史密斯是同胞。人们对史密斯的理解更像是一只“看不见的手”,但他的另一本书《道德情操论》还不够。你怎么看亚当·斯密?

答:在我的经济学研究学术生涯中,我试图强调市场以外的机制。我们看到市场提供“看不见的手”来指导人们生产有用的东西,但我们有另一个系统,如税收,医疗,教育等公共服务,应由政府提供。许多事情不能仅仅是把它交给“看不见的手”。可以说政府类似于“看得见的手”。亚当·史密斯看到了它的重要性。亚当·斯密在《国富论》中说,在大学里,教授应该从上课的学生那里支付工资。学生越多,教授的收入就越多,这激励他更好地教学。苏格兰大学就是这样做的,但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等英国的大学却没有。事实证明,它不应该如他所说的那样完成。很长一段时间,苏格兰的大学都不是很好,英格兰的大学表现更好。因此,许多事情并不总是通过市场机制来解决。当然,我们也愿意纳税,以帮助“看得见的手”成长。

文汇日报2010.8.21第3版

原始链接:

作者:

记者田小玲